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中禾的网易文学家园

本博客所载署名文章均为原创首发。纸媒转载请联系付酬。QQ:1532367818

 
 
 

日志

 
 
关于我

田中禾,男,原名,田斌新,祖籍山东,1970年生于甘肃敦煌,大专文化。系甘肃省作家协会、甘肃省杂文协会会员、酒泉市文学创作编著协会编著部主任。 中国炎黄文化出版社特约编审。自1992以来,陆续在国内40多家报刊及50多家文学网站发表各类题材作品2000多篇件,约150万字。作品入选20多种选集,获国家级奖3次,获省地市奖励20多次。出版有散文集《寻梦敦煌》《朝圣敦煌》《心海弦音》《梦萦敦煌》。网络小说《网海情波》《情网深深》目前正在修改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网载)孙玉龙:月牙泉边天津人  

2010-11-16 13:06:44|  分类: 人物传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玉龙:月牙泉边天津人

记者 周莲娣

  访谈录

  阳关大道

  敦煌夜市

  阳关博物馆

  记者: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你们敦煌市民发的帖子,是这样说的:“有了城市便就有了市长,不管这个市长是从众人中选出的,还是从上面派来的,不管是当地的还是外地的,只要他做了有利于当地百姓的好事,当地的百姓总要夸赞他,这样造福百姓的好市长我们敦煌就有一位……”他指名道姓地说就是你。实实在在地说,你为天津人赢得了荣誉。

  孙玉龙: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但要说对敦煌的热情和激情,我一点也不比当地人差,虽然我在那里任职时间还不是很长,但再回到天津我才发现,现在我满脑子想的全是敦煌。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到敦煌任职当市长的?

  孙玉龙:2005年12月,是对口支援过去的。说起来也不巧,那年我爱人正好被一个骑摩托的歹徒抢包时把头摔坏了,刚恢复不到一年的时间,还有耳鸣等症状,我老父亲已经80多岁了,爱人在家是老大,她的父母也都需要照顾,孩子又面临高考,那时候说走,本身家庭确实也有一定的困难。

  记者:你在人到中年的时候,独自一人“背井离乡”到了西部,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完全陌生的人,有没有一点“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感觉?

  孙玉龙:没有。我是带着一种要把这个地方建设得更好的强烈愿望和满腔热情去的,当地的民风很朴实,大家对我的期望值很高,客观上也刺激了我的激情。当时我已经44岁了,但是我没有犹豫就去了。之前我从没到过敦煌,只是在图片上看到过。

  记者:能感觉到,你是一个富有激情的人,你在号召大家爱敦煌,其实首先爱上敦煌的是你。敦煌的方言好懂吗?

  孙玉龙:怎么说呢,我刚去的时候过语言关过得很难啊。我也主动缩短自己的过渡期。我要求大家都说普通话,这样大家就可以站在一个平台上,不再因为方言而分出你是当地的,我是外来的。再说你是个旅游城市,一定要说普通话。为方言我和秘书还闹过笑话。比如早晨他叫我喝牛奶,当地话就是“吃奶子”(笑)。馒头叫馍馍,简化之后,早餐就是“馍馍奶子”(大笑)。敦煌话在甘肃算是很好听的,声调特别平和自然,能抑制你的情绪,特别是女士们说话。

  记者:这说明你已经爱上敦煌了,才会有这种感觉。

  孙玉龙:一开始没有这种感觉,后来慢慢增强了。在这个适应的过程中,我也受过很多委屈,内心的压抑和思想上的动荡,在跨越地理上距离的同时还要跨越心理上的距离,这种过程人人都会有。敦煌是县级市,别看地方小,名气太大了。人都说:敦煌是世界的,酒泉是中国的,兰州是甘肃的。这就表现出了敦煌的地位不一般。当时我就想,我要把天津先进的理念带过去,同时还要因地制宜。我过去一个月以后,经过选举,我全票当选为市长。能看出来,当地的干部群众盼发展的强烈愿望,他们给了我很有力的支持。

  记者:对于天津人来说,敦煌是遥远并且神秘的,这次在天津博物馆举办的莫高窟展览,把两个城市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孙玉龙:敦煌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对外窗口城市,而且经过这些年的努力,被评选为中国最佳优秀旅游名城,感动世界的旅游城市,50个外国人最想去的地方之一……全市境内有240余处文物,其中的莫高窟是国家级的世界文化遗产,鸣沙山和月牙泉是国家四星级景区,还有阳关和玉门关,我们现在机场下来的这条道就是一直通往阳关的,就叫阳关大道。如果你以前去过敦煌,那么你现在再去,你就会觉得很振奋,如果你走过整个西部之后再来的话,就会觉得敦煌很精致。我们还有雅丹(音)地质公园,是亚洲最大的风蚀地貌群,是海底经过上亿年的地壳运动之后自然形成的,那上面有“狮身人面像”、“孔雀”等,完全是天然的,没有任何人工雕琢。以前有探险者从那儿过,但那时是荒无人烟的,现在修好了路,离敦煌180多公里。已经在那里拍了40多部影片了,像张艺谋的《英雄》等,还有风光片、专题片就更多了。

  记者:敦煌人是不是都有一种名城的优越感?

  孙玉龙:敦煌相对于甘肃省是比较好的地区,无论是外国人,党政要人还是文化名人、文娱明星,敦煌的老百姓见得比较多,他们穿得很洋气。一方面是见过世面,有见识,但又有其不确定性。新事物见得很多,思想很活跃,但一遇到困难了,需要实际解决了,马上就又缩手缩脚。改革开放之后,他们是从农民学做市民。与其他地方相比,敦煌的知名度,别人对它的神秘感,使其每年的旅游收入占到了全市GDP的37%,确实造成了当地干部的优越感,因为他们觉得,反正不会饿肚子。我到了以后,确定的指导思想就是“旅游意识、工业强势、项目带动、和谐发展”四句话。离敦煌市区比较远的地方,还有一座亚洲最大的资源钒矿。农业上主要是靠种棉花和葡萄,阳关牌的葡萄在全国占有一席之地,我们的葡萄比吐鲁番葡萄正好晚熟,他下市我们上市……发展的速度非常快,已经有六七万亩了,乡里百姓都建起了小洋楼,手里的存款都有十万、二十万甚至上百万,市民人均年收入也有一两万元了。

  记者:这说明,现在的敦煌人已经不光靠老祖宗吃饭了。

  孙玉龙:对,打旅游牌,走开放路。我让整个城市里见不到烟头,见不到垃圾。我提出在全市的范围内开展“我爱敦煌”的活动,市委采纳了我的意见。敦煌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一块宝地,我们不爱它就不能使它发展。我在开展“我爱敦煌活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各家房顶上沉积了20多年的垃圾。破家值万贯啊,破烂都舍不得扔,这样的环境与国际城市的名称格格不入,尤其是站在五星级酒店上往下看,映入眼帘的全是房顶上的破烂,那真是“惨不忍睹”啊!我们市政府出台了清理房顶的方案,大家就跟我要钱,没钱怎么清?那么大的事情,你就发一个文件,不行啊,怎么清?清哪儿?

  记者:房顶上的垃圾是什么?

  孙玉龙:破棍子,烂棒子,柴草,喝完的酒瓶子……反正那地方也不下雨,所以什么东西舍不得丢都往房顶上放。在我的严厉“恫吓”和“高压政策”下,清理工作就展开了,还是没给钱,但我下令干部们放假回家清理,从周五到周六周日,全市义务劳动。然后逐级检查。这时就面临了许多问题,首先是无主户,还有一些老干部,人家不愿意清理,说你来了没看你抓经济,你管人家的房顶子干什么!还有人用当地的话骂人,说我是“二球”,“看这个二球想干啥?”第一批有主的垃圾由机关单位拉到郊区处理了,可是后面的垃圾就没人管了,全都扔到了公共场所,各家的房顶是干净了,可散布在各公共场所的垃圾加起来足有2000多吨!加起来比足球场还大的山一样的垃圾堆得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干部们问我怎么办?我就请求部队支援,军民共建,部队出车把垃圾全都拉走了。这一下,城市全都干净了,站在大酒店楼上再往下看,敦煌不一样了。大家的激情,爱敦煌的热情一下子被激活了。当然,好话坏话都有,但好话还是多。这件事传到了甘肃,一些老同志都说,这小伙子有魄力!我又提出了要把城市当作景观建,每一个单体建筑都当成景点。我是边做边调研,自我滚动发展。

  记者:我在网上看到过今日敦煌人对市容市貌的评价,其中一人写道:“吃过饭了,天热也要出去转悠一下,来到党河风情线,感觉很好,按小青年说法就是特爽。想想我们敦煌的母亲河——党河。几十年,穿城而过,有时干涸,有时淌水。无水时,好像愁容满面、饱经风霜的老人;有水时,也像老泪纵横、哭哭啼啼的老人,发了一回怒还淹了半个城,从来就没有展现出她的生机和灵秀。孙市长来了,对我们的母亲河大胆地进行了整容。如今河水潺潺,绿水荡漾,堤岸平整,游人如织,远望:人在河中走,城在水上漂;夜观:红灯映绿波,河面藏星辰……”

  孙玉龙:现在整个酒泉甚至甘肃全省都知道敦煌的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市州县都来学习敦煌的经验。我说得没有一点水分。我现在可以达到在主要街道上,你看不到一点垃圾。我们有一个著名的中华名小吃市场叫“沙洲夜市”,已经成为到敦煌不可不去的地方,我敢说,天津的南市、鼓楼和文化街都不如它有特色。市场里有喝啤酒的,烤羊肉串的,卖各种小商品的,从晚上9点开始到凌晨一两点钟,国内外游客云集,人山人海。没有大声喧哗的。改变了过去西部地区胡吃乱喝的形象。也结束了过去“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的历史。

  记者:听说你还带头上街捡垃圾?

  孙玉龙:我捡垃圾是我自觉的一种行动。有一天傍晚,我在街上,看到地上有几个塑料袋,就随手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这时被一对从那儿经过的父子看到了,那个孩子指着我对他父亲说,那个捡垃圾的人是市长。于是,这一对父子也在周围捡起垃圾来了。这些年,我养成了每天晚上都要到夜市转一圈的习惯,每天晚上都去。刚开始他们看我是9点左右去的,就在那时候把卫生做干净,等着我去。每次去都是干净的。后来我一看不行,就改成了10点去,再后天就12点去,再过几天我5点来,不形成规律,他们就把做卫生当成自己的一种习惯,我去不去、何时去,永远都是干净的。

  旅游与老百姓的收入直接挂钩,是他们增加收入的主要来源,怎么样搞好旅游?我发现敦煌与北京天津不同,周围都是戈壁,对出租车不应该限制,于是决定放开出租车市场,只要符合手续,谁都可以经营出租车。大家一听这个,全买车,都想干出租。但我们对车的标准提高了,市场是有限的,这是沙漠绿洲,这个市场很小,想要进入这个市场,就要考虑是否能赚钱,就形成了一个由市场自然调节的状态。为了奖优罚劣,我们还在出租车行业开展了星级评选活动,只设标准,不限名额,这一举措大大激励了出租司机热情待客、文明服务的积极性,敦煌街头的出租车旧貌换新颜了。

  记者:你的手机号对普通市民都是公开的?这样做的市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孙玉龙:(拿起手机,把市民发给他的短信一条条转给记者)我通过城市管理,唤醒了大家爱敦煌的热情,由过去的上访多到如今的提建议多。我的手机号码是向全体市民公开的,我随便发几条给你们,就可以看到我与市民的关系。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两条骂我的,但我也给他解决了问题,后来他也认为我是办实事的,又给我发了短信表示道歉。短信中大多是对我的鼓励。我与老百姓是以心换心不记仇。

  记者:你难得回天津一次,想对家乡的父老乡亲说点什么吗?

  孙玉龙:只有一句话,欢迎大家到敦煌来!甘肃与天津是对口省市,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记者印象

  在前不久天津博物馆举办的敦煌艺术展开幕式上,我们见到了现任敦煌市委书记兼市长的孙玉龙。那天,孙市长借这个“平台”热情地向人们介绍了敦煌今天的发展,他讲到了敦煌丰富的旅游资源与人文景观,也讲到了敦煌的城市变化与经济发展,讲得很动情也很激动,话语像从嘴里流出那样滔滔不绝……许多人误以为孙市长是土生土长的敦煌人,否则怎么会对敦煌那么熟悉那么热爱?殊不知他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三年前由静海县调往敦煌任市长,开始做敦煌市18万百姓的“父母官”。

  孙玉龙曾是静海县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二十多岁时便任乡镇一把手,后又担任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县容委主任。无论在哪个部门哪个岗位,他都将全部精力转化成一种激情,努力把工作做扎实做到位。当时老同志对他的评价是:玉龙这小子有能力有激情,是块当干部的好材料。如果把他弄到艰苦一点的地方去锻炼,说不定能干出大事来。那时,他也很想干大事,觉得自己有幸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就该有所作为有所贡献。所以,他觉得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多少工作交给他也不憷。他说原打算一辈子为家乡父老服务,“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没想到过了不惑之年,一纸任命把他调到了只听说过的沙漠之都——敦煌。

  平调正宗的大西北,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敦煌任职,从哪个角度看,只能享受的也就两字:浪漫。可偏偏孙玉龙就不怎么爱浪漫,这个身高一米八的汉子向来只知道锅是铁打的,让他弄出点“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情调,比打他一顿还难受。所以,到了敦煌他敏感的第一件事是“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这种与世界著名旅游胜地格格不入的现状,和人们熟视无睹的漠然,把他的情给“激”起来了,那时当地的干部还不适应他的“激情工作法”——说就说个明明白白,干就干个轰轰烈烈,做就做个彻彻底底;也不知“拖泥带水、似是而非、光说不做、弄虚作假”甭想蒙混过关;更不知新上任的市长眼里不揉沙子。“什么?他限半个月把全市房顶的垃圾清走?不是想家说胡话了吧?!”“这多少辈儿的垃圾,咋能说清就清。”“清不清的,先晾两天再说。”当时敦煌的百姓不知他孙玉龙有什么激情不激情,反而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二球”(敦煌土语,即不干正事的人)。不到半个月清理掉了不知多少辈堆积起来的房顶垃圾,让敦煌的干部和群众领略了市长的激情作风,也第一次放眼看到了整洁的家乡。

  清整沙洲夜市、整顿公交秩序、植树绿化城市、解决遗留问题,短短三年孙市长推进的一项项立竿见影的事,让敦煌的百姓们也变得有激情了,当孙市长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希望老百姓给他发短信沟通情况后,他的手机便闲不下来了:“西河坝变成了水帘叠张的风情线,我每进一次城都满眼是清新,满心的喜悦。我由衷地说一声:孙市长辛苦了。”“孙书记您好,我姓张,我家楼房后面地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本不忍心打扰您,但还是忍不住想对您说:谢谢!”“多年来敦煌的事情很难做,您在短短的三年里使敦煌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我们支持您的工作。”去年2月8日《酒泉日报》一版刊登了这样一个故事:2006年8月,新迁入敦煌市西河坝南苑小区的所有住户全都交纳了天然气初装费,但由于天然气入户工程缓慢,居民们在入住时天然气仍没有接通。居民装的全是天然气壁挂锅炉,天冷了却没有办法取暖,有些住户不得不在新楼房中支起火炉取暖。天气越来越冷,小区居民心里都很着急。在乡村小学任教的小区住户何建华试着用手机向敦煌市市长孙玉龙发了一个短信:“孙市长,我们西河坝住宅小区的天然气至今还没有供上,影响了我们的取暖和生活。恳请孙市长能在百忙中过问一下。”很快,何建华就收到了孙市长的回复短信:“已知,安排。”第二天,小区的居民就看到天然气入户工程速度明显加快,工地的施工人员说:“孙市长已经安排了。”孙市长要求他们3天内完成入户工程。3天后,天然气管道通到了住户家中。当天,何建华又收到了孙市长发来的短信:“你们的暖气我已经看过了,问题基本上得到解决,不知道你是否满意?”何建华立刻回复:“感谢孙市长,暖气确实已经通了,我真心地想说,你是我们的好市长。”然而,没过一分钟,何建华又收到了孙市长的一条短信:“暖气没有通,给你们生活造成不便,我代表市政府向你们表示歉意。”

  采访后我们看得出孙玉龙现在已经爱上敦煌了,这是一种爱与激情对生命的影响,也是心灵烙印的折射,但愿故乡的情和敦煌的爱,让他的人生更加充实,更加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